壹 页 > 烩面资讯 >
火车拉来的烩面:西三、豫扬烩面的前世今生
时间:2015-09-07信息来源:chizai_zhengzhou 字体:

尽管我对自小生长的郑州大西郊有着无限的热爱,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以合记烩面正式诞生为纪元开始的这不足50年的烩面历史中,堂皇大西郊更 起码在早期,饰演的一直却是配角的地位。即便后来西郊出现了四厂、“杀人馆”、黎记、卢记等知名 烩面 ,但是和二七、管城的合记、萧记、818、西三、李记比起来,烩面江湖的资历上明显欠缺了一些。这也让平素性格直率的我,每每在饭桌上和市留二七路解放路一二马路上长大的那批丢们辩论起来烩面这个话题的时候,气势上似乎总是感觉低了那么一头。


现在回壹 思想,郑州的几个 之所以更 早都出现在火车站附近。想必,还是和郑州这个新兴的城市,骨子里是和“火车拉过来的城市”有着紧密的关联。记得小时候,跑德化街上的二七纪念堂看电影,进门就是长期展览的郑州二七大罢工的种种英雄事迹。林祥谦烈士、施洋大律师大义凛然的英雄形象和反动军阀吴佩孚疯狂杀戮大罢工烈士的丑恶嘴脸在自己脑海中的记忆清晰深刻。以至于后来了解到曾经登上过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的吴大帅在解甲归田隐居北平之后,面对占领北平的日本侵略者请求其出山担任华北伪政府元壹 的邀请,毫不犹豫的断然拒绝,更 终仅因为区区牙疼的小毛病,竟然被日本医生治死时。内心深处感到了巨大的反差和震撼。因为,在被日本法西斯占领的恐怖氛围中,能够保持住民族气节,勇于向凶残的日本宪兵说不,是需要坚定赴死的凛然气概的。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曾经主政郑州多年,口碑良好、受人尊重、至今仍然让我们敬仰缅怀的王辉司令,为纪念二七大罢工而拍板重新修建了二七纪念塔。以它为中心点,郑州市知名 的合记烩面、蔡记蒸饺、伊府面、萧记烩面、西三烩面、李记烩面、水上餐厅等老郑州记忆中熟悉的饮食味道,都在距离二七塔附近不到一公里的路程内。这和西郊大型厂矿千人食堂的浩浩荡荡热闹非常价格低廉的餐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厂矿的职工和子弟,享受着那个年代国有企业拥有 的各种福利和补贴。几分钱一份的素菜、一两毛钱一份的荤菜,价格便宜菜品足量,这使得我们即便面对着合记烩面初始记忆中四毛多4两粮票一碗的定价,还是感觉到了自己囊中的羞涩。合记,一个月能够品尝一次,在当时就算是过上了相当不错的品质生活了。


郑州烩面真正走向兴盛的时代,应该是粮票正式取消的上世纪九十年初了。印象中,那个时候骑着自行车从金星啤酒厂所在的老新郑路北头郑州卷烟厂大门往西走,走到汽车客运南站,陇海路南北两侧的烩面馆子多达数十家。尽管其中质量水平参差不齐,但是,每到夏天的傍晚,家家烩面馆子都把桌子摆将出来,把马路旁的人行道占的严严实实。散装金星、郑州、奥克啤酒、光肚睢州、光肚仰韶,五香螺丝、煮花生、煮毛豆、烤羊肉串、烤板筋、烤瓦腰......,划拳猜令、香气四溢、乌烟瘴气,把夏日郑州的夜晚装扮的庸俗不堪嘈杂喧闹亲切迷人。这也是自己并不太熟悉了解的旧日老城南关地界留给我的更 真实深刻的记忆。


因为那个年代,没有当下庞大威武的城管阵容(文明的城管是我们基本生活秩序的维护者,也是我们生活中需要的执法力量。如今,东明路与鑫苑路早晨自发形成的混乱菜市,就已经把刚刚通车时宽敞整洁的双向四车道拥堵的水泄不通,麻烦城管大哥来管管呗,吉米,阿加!)、没有数百万辆机动车排出的污染有害尾气、没有那么多从天南地北涌进郑州的专业 人才辛勤建设者低俗老闸皮、没有那么多动则万元平方米起步的房贷带来的沉重压力......


我隐隐感觉,看到这里你会撇撇嘴说,昨日郑州,真有那么的美好吗?你愿意回去吗?


是啊,昨日即便亲切温馨,我们却谁也不愿意回去了。历史的车轮浩浩荡荡、滚滚向前,岂能后退?今天,我们的生活是那么的美好旖旎多姿多彩。即便是我们背负了更多的压力,也请您不要发愁、不要叹息,更不要哭泣。好吧丢们,去吃碗热气腾腾的烩面吧,要盘素鸡,再怼上二两。让香喷喷的烩面、劲辣的白酒抚平你惆怅、寂寞、失落、挡宝失利后的贝桑,因为,你吃下的可是郑州饮食文化的魂魄。人嘛,只要魂魄还在,拥有 的一切,其实都是可以从头再来的。



火车站附近的西三烩面,因为更 早在西三街开店而得名。尽管西三名气很大,但是,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我去吃过的次数非常有限。因为在我内心深处,一直有个根深蒂固的固执观念。全国任何地方的火车站,在治安方面基本上是杂乱无序藏垢纳污、住宿餐饮上货不对版口感糟心的所在。我曾经在天府之国美食荟萃成都的火车北站吃过连锁的陈麻婆,因为菜品难吃到碉堡,所以直到今天,我仍然坚定的认为这家陈麻婆是个麻皮山寨版。


西三烩面,之所以能够在郑州火车站这个人流涌动混乱不堪的恶劣环境中一路走来,喷香绚烂。这是得益于他家对于饮食传统的坚持。传统烩面碗中的食材:羊肉、粉条、海带、千张丝,配方多年未变,没有雪白可疑的浓汤,没有枸杞、沙参的夸张。普通羊肉烩面15元一大碗,把碗里表面上的芫荽轻轻一搅,吃上几口原味的烩面、再喝上几口原味的热汤后,加上一勺辣椒,原本平淡无奇的烩面碗里,顿时呈现出红彤彤的诱人色彩、散发出令人陶醉的迷人芬芳。


西三烩面后来搬迁至火车站南侧的一马路,始创人为了平衡家中子女的商业利益。让另外一个儿子在南关街上南关街小学斜对面开了分店,还默许了出嫁的女儿在一马路西三老店旁边开办了李记烩面。因为都是西三家培养出来的烩面师傅,西三和李记在烩面的口感上非常接近。


一马路开始轰轰烈烈的修建连接陇海高架路的引桥了,原来的西三烩面老店只好无奈消失。李记未雨绸缪,找到了合适的位置,搬迁至距原址不远,火车站正对着的大同路敦睦路福寿街的交叉口,并且改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扯淡名字,叫做豫扬烩面。老板似乎担心一众老食客摸不清楚豫扬烩面的底细,又在门头显著位置打上李记烩面旗舰店的名号,虽然很搞笑,但好在总算把自家身世和江湖地位解释清楚了。


李记烩面虽然门头不大,门口嘈杂。但是,店内宽敞明亮干净整洁,相比原来老店,在环境上取得了质的飞跃提升。受到烩面拥趸们的追捧,生意一直火爆。我们去吃烩面,经常可以看到他家的男老板,西三家的长脸女婿志得意满的站在店里招呼巡视。


南关街的西三烩面,因为十几年没有挪地方,环境自然无法和姐姐家的李记比较。经常遇到初次去吃烩面的食客询问服务员厕所位置,只可惜,宽敞的店面根本木有厕所。您想方便,出门左拐向东30米,有公厕供您救急,好在是免费的。


南关街西三烩面的面煮的比较硬。喜欢的,觉得烩面筋道耐嚼。不喜欢的觉得比起李记的软硬适中,好像缺了一把火。不过,西三家的糖蒜比较地道,3元一小碟,外观晶莹、甜脆可口,与许多烩面家糖蒜的稀软暗淡、口感无味相比,如果您没有吃罢烩面就赶去约会的急迫,建议可以品尝一下。糖蒜搭配烩面,佐之解腻,实属膳食之绝配。

作者简介

河南日报时尚工作室主任张锐,笔名瓦尔特。在河南日报工作多年,亲身经历了纬一路1号河南日报社和农业路东28号河南日报报业集团不同的报业发展阶段。作为郑州市知名 表友,曾以郑州表友瓦尔特、瓦尔特笔名发表过多篇有关腕表知识、 、点评的评论与文章。并以自己自小生活的西郊为素材,写过多篇关于郑州西郊往事的回顾随笔。


转自:豫时尚








(作者:第47期 张锐)
更 新文章
郑州哪家烩面店正宗
更好 吃的烩面排行榜